李钟医生集团
Dr. Lee  Medical  Group
全国服务热线:400-902-4529

手上一把刀,心中一团火——记上海新华医院梅举教授

摘要:”因上努力,果上随缘“,他从医39年,头顶“梅氏金刀”光环的国家临床重点专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心胸外科/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梅举教授一直奉行的原则是:“保持热情,无论做什么事,都要钻进去!”

坚持“不跳级”

圆了求学梦

梅举出生在安徽省无为县的一个农村,小时候“十年九涝”,让他对有着“思天下安于无事,无为而治”这个有美好寓意的家乡并没有留下美好的印象,“家里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吃不饱肚子是常事,因为粮食少,不上街讨饭就不错了!”

读书是唯一的出路。

尽管家里很穷,梅举父母还是想尽办法供他上学,他也很争气,成绩一直很好,小学几年都担任班长。

那时成绩优秀的小孩儿都有特权-“跳级”,这由老师来评判并执行,是“好学生”的绝对标签。

小学三年级期末,校长找到梅举,推荐他直接跳级到五年级,让同学们都羡慕不已,没想到他却一口回绝。“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在村大队当会计,四年级要学珠算,跳级的话就会错过学习机会,我死活不愿意!”

从小主意正的梅举没想到,坚持不跳级,不仅让他到现在还打了一手好珠算,还因祸得福,引领他踏上了改变一生命运的求学路。

原来,粉碎 “四人帮”后的1977年恢复高考,上高一的梅举暗自庆幸,幸亏自己还有一年博一次考高中的机会。而如果当时跳级,现在是高二,直接参加高考的话,肯定考不上。

为了恶补几年落下的课,梅举每天学习18个小时,那时乡村供电困难,他和同学们经常点汽油灯、蜡烛灯,围在灯下夜读。“终于可以从早到晚抱着书本正经学习了,真的是如饥似渴!”之后,梅举在襄安中学一路名列前茅,1979年成为了中国恢复高考后军队招生的第二批大学生。

赴西安穿戎装

入行心胸外科

填报大学志愿时,梅举选择的都是当时冷门、之后大火的专业:第一志愿,合肥工业大学数学系计算机专业;第二志愿,浙江大学光学系;第三志愿,同济大学建筑系;第四志愿,第四军医大学医疗系。

“虽然报了,但根本没对后三个志愿上心。”265分的分数线,梅举考了326分,加上考后填报志愿,他笃定肯定会被合工大录取。

眼看着身边同学陆续接到通知书,尤其是成绩不如他的同学都开始安排去报到的事了,梅举却还迟迟等不到录取通知。

“1979年8月26日,这个日子我永远都记得,当我高兴地打开通知书,上面却写着‘请于8月28日到第四军医大学报到’……”虽然有一丝遗憾,但梅举没想那么多,那个时代“农村的孩子有学上就不错了。”

他立刻收拾东西准备坐火车,第一次出远门,去一个叫“西安”的地方,“我不知道西安在哪里,查地图才发现好远啊!”后来才知道,当时部队院校优先选拔优秀学生,梅举早就被择优录取了。

当他踏入第四军医大学校门,16岁的梅举接过军装,从那一刻,成为了一名军人。

上军医大学,衣、食、住全包,每月还发些补助,不用家里负担不说,逢年过节还能寄些贴补回家,梅举觉得命运的安排,让自己很幸运。

之后的大学四年,梅举没有丝毫松懈,一直担任“革命军人委员会学习委员”,临近毕业,他放弃了留校和301医院工作机会,选择考研继续深造。

1984年,硕士研究生在全国范围内都是“稀罕物种”,他报考的第二军医大学那一年还不招收临床研究生,只招做医学基础研究的。机缘巧合,他被学校调配到心胸外科从事临床研究,有幸师从“我国心脏瓣膜置换第一人”蔡用之教授。

蔡教授是当代中国第一个开展心脏瓣膜置换手术的名医,也是我国自主研发心脏瓣膜的科学家,对梅举后来在心胸外科方面的发展和成就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当时的心胸外科,用现在的话讲,是个高大上的学科,很有挑战性,而我恰恰喜欢这一点!” 1987年,梅举顺利拿到硕士学位,本来打算毕业后立即攻读博士,但因当时尚无心胸科专业的博士生导师,他决定先在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心胸外科做住院医师。

19年长海医院历练

有幸得到汪曾炜教授指导

长海医院在心脏领域的知名度很高,尤其是在心脏瓣膜病、先天性心脏病治疗领域,当时一直在国内保持领先地位。

“我刚当主治医生那会儿,全国各地的病人非常多,多到什么程度?医院旁边有几个招待所住满了病人,往往要住上半年到一年。”长海医院给年轻医生很多学习和实践的机会,而梅举也不负众望,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我们当时没有节假日,周六、日可以外出,但下午四点要雷打不动回来查房。”

1989年晋主治医师,1991年考取博士,8人中仅他一人成功录取,1995年晋升副主任医师、独立带组,1999年担任心胸外科行政副主任、主管医疗,2000年晋升教授、博士生导师,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梅举凭借技术和努力,一步一个脚印。

不仅如此,国家自然基金资助项目、军队“十·五”重点课题、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军队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解放军总后勤部“科技新星”……不怕苦、不怕累、爱琢磨的梅举,一猛子扎进心胸外科这个专业,年纪轻轻就取得了令同龄人艳羡的多项成就。

1996年,沈阳军区总医院汪曾炜教授来到长海医院,他是我国著名心脏外科专家,曾攻克法洛四联症等13种疑难先天心脏病手术治疗方法,其中多种手术效果达国际领先水平。

梅举因为手巧、悟性高,被这个在国际上享有知名度的心脏外科专家看中,连续4年,一直跟随其左右,学习房颤、复杂先心病、马凡综合征等心脏大血管疾病的治疗。

后来,梅举还赴美国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澳大利亚悉尼大学附属心脏中心进修学习冠脉搭桥等心脏外科技术,一系列的学习和交流经历,让梅举快速成长为一个技术全面、精湛的心胸外科术者。1996年就独立施行大血管的BENTALL手术、微创先心病和二尖瓣手术、1999年开展心脏不停跳下冠脉搭桥术、2000年开展全弓主动脉置换加“象鼻”手术、非体外循环下全腔—肺动脉连接术,这些在当时都是非常领先的高水平的心脏外科手术。

当时,他每年施行心脏血管手术就能达到400余例,普胸手术150余例。心脏血管手术有近100种,其中先心病就有40余种,绝大部分手术梅举都做过。

在他特别擅长的心脏瓣膜手术(包括心脏瓣膜成形术和瓣膜置换术)、冠脉动脉搭桥手术(微创和心脏不停跳搭桥)、婴幼儿及复杂先心病手术及胸部大血管瘤手术等方面,成功率达98%左右,居国内领先水平。

2013年,梅举荣获“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好医生(金刀奖)”,这是中国医师协会批准、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医师分会评选的国内心脏外科医师的最高奖项,每年全国仅评选5人,代表了我国心血管外科临床领域的最高水平。

告别27年部队生涯

入驻新华医院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心胸外科开始有了“微创”意识,随着改革开放,国内外交流的频繁,梅举希望能在技术上做更多的探索。

42岁风华正茂,各方面都如鱼得水的梅举突然向院方提出辞职,令所有身边的人大跌眼镜。

那时在大家印象中,没有前途、待不下去的人才会提辞职,但梅举临床技术、科研成果、医疗服务等方面样样出色,更何况辞职就意味着脱下军装,放下所谓的“铁饭碗”。

“当时,我感觉一眼就能预见自己的未来,我不害怕挑战,但害怕自己走下坡路。”在梅举两次递交辞呈,去意已决后,长海医院批准了他的离职请求,从此梅举告别了27年的部队生涯。“虽然离开了,但部队的经历锻造了我坚强的意志,吃苦耐劳和雷厉风行的个性,让我受益终身。”

2006年春节后,他正式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报到上班,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

刚建科的那段日子确实不容易,人员、设备、条件等都较差,病区也只有半个,和口腔科共用。梅举沉下心来进行科室建设,短短半年就扩到一个病区,4年后发展为两个病区,5年后心胸外科心脏大血管外科正式成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6年后实现三个病区,110张病床,手下百余名医护人员。

技术水平过硬、治疗种类全面、服务质量高、患者口碑好,重视人才培养、坚持培训和科研,是梅举总结出的发展“秘诀”。

有一次,有个医生夜里值班,病人呼叫两次都不理睬,梅举直接停止其临床工作,“患者摆在第一位不是靠嘴上说,而是落实在行动上。”管理靠制度,是梅举定下来的铁律。

梅举也非常重视人才的培养,科里的主治医生都被送出国学习,1-3年时间不等,最多一年中,同时有6名年轻医生在外,即便科室人手再缺,他也不会中断在国外医生的进修学习。

创立“梅氏手术”

做最贴近临床的科研创新

外科手术,时间紧急,生死之间。有时作为患者的最后一根稻草,外科医生明知道可能下不来台,也要尽力搏一搏。不给自己设限,成了梅举的工作习惯。

为未足月产下的56天男婴,进行完全性房室隔缺损合并法洛四联症畸形根治手术,为82岁高龄的胸主动脉弓部巨大动脉瘤老人施行主动脉全弓置换加“象鼻”手术……别人不敢做的不能做的,他敢于担当与尝试。

不仅如此,梅举还立足临床,积极进行科研创新。

他在国内成功开展了改良全腔静脉——肺动脉连接术治疗复杂先心病,率先提出风心病合并巨大左室的概念及手术指征、围手术期处理措施,有效地提高了危重心脏瓣膜病及复杂先心病的治疗效果。

“梅氏手术”又是一项了不起的创新。

几十年来,业界公认的最有效的房颤治疗手段,是James L. Cox于1991年设计并发明的迷宫手术。2005年,当美国辛辛那提的Randall K. Wolf教授发明了专门用于肺静脉隔离的Atricure肺静脉消融钳,创造出新的术式:wolf-mini-maze,使得外科对于肺静脉的隔离手术变得微创、简单、有效,但其远期效果却不理想。

2009年8月,梅举在新华医院模仿做了第一例wolf-mini-maze手术,但总感觉创伤并不小,操作不顺手,消融线路不理想,之后的2个月,他日日夜夜都在脑海里琢磨,总感觉术式、效果还可以再改进。

2009年10月,梅举进一步创新,将原来需要在体表打6个洞的术式,改变为左后背部的3孔手术。从这个手术入路进入术野,术者将直接面对左心房后壁和肺静脉,对于左房后壁及左右肺静脉的消融手术可以说是一切尽在掌握。

另外,针对左房及左右肺静脉消融线路,梅举也作了创新,在消融了左右肺静脉术后,巧妙地将消融钳从左肺静脉跨向右肺静脉、并进行两侧肺静脉间的连线消融,一举将主消融隔离环增加至3个,将左、右肺静脉主隔离环相连接,完成左房彻底的BOX消融,成功解决了左、右肺静脉间主隔离环不能进行透壁连接的问题。

这个看似简单的创新,对于微创外科房颤治疗的进步却是巨大的,因为它比国外同行的手术又增加了一条主隔离线,这将大大提高手术的成功率,并且减小了手术创伤。

单侧胸腔镜创伤小、多了消融线增加成功率、切除左心耳降低血栓风险,利用微创外科治疗房颤,“梅氏手术”引发了全国许多心外科同道的关注和学习。

梅举也因此获得美国微创心胸外科协会2013年度大奖,2016年《中国心血管病研究》刊登的文章正式提出“梅氏手术”的命名,同年10月,在瑞士苏黎世举办的“多学科房颤治疗国际研讨会”上,这一术式还得到了James L. Cox的赞许,称它可以媲美迷宫V型手术。

内外科融合是大势所趋

心脏病MDT模式的深入摸索

最近几年,内科导管化、外科微创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心内外科医生相互切磋、学习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一次会议上,梅举和刘兴鹏教授因学术理念一致相约见面,当晚畅聊了好几个小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2015年5月8日,“电生理七君子”创始的“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正式成立,并向梅举发出了邀请。“根本没犹豫”的他随即答应,从此成为扛起心脏外科大旗的领军式人物,开启了哈特瑞姆心脏病MDT模式的探索。

2015年至今,梅举联手刘兴鹏、施海峰、谭琛等内科专家,相互取长补短,发挥各自优势,一共完成近30余例内外科一站式杂交手术,患者持续性房颤平均8年,患病最长时间为17年,多数患者为经过了介入消融失败或冠脉支架术后的复杂病例。

90%的患者术中消融恢复窦性心律,即使复发者,也大大降低了卒中风险。几年的随访结果表明,杂交手术能降低治疗风险、缩短住院时间、减小手术创伤,提高治愈率和医疗效果,代表了目前房颤领域的最高治疗水平。

“未来的医疗,一定是以病人、疾病为中心,而不是科室为中心的各自为政。”梅举认为,内外科的融合发展,导管+手术刀联合治疗心脏疾病是必然趋势。

未来,梅举将负责哈特瑞姆心脏医生集团心脏病MDT诊疗规范的制定和工作落实,“因为选择,所以爱好和投入!我们希望能通过融合创新,开创国内心脏病领域MDT先河,为更多患者提供最恰当的解决方案!

梅 举 主任简介

梅 举 主任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医师奖(金刀奖)获得者(2013),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

从事心胸外科专业30余年,主要突出成绩有:①在国际上创新性开展了全胸腔镜超微创外科治疗房颤的手术术式,取得了优良的效果;②是国内最早开展微创冠状动脉搭桥术、微创心脏瓣膜手术和胸部大血管Hybrid手术的专家之一;③在国内率先提出风心病合并巨大左室的概念及手术指征、围术期处理措施,有效地提高了危重心脏瓣膜病的外科治疗效果;④在国际上首先成功地开展了改良全腔静脉-肺动脉连接术治疗复杂先心病。已施行各类心血管手术12.000余例,成功率达到98%以上,治疗效果达国际先进水平。


人才招聘
战略联盟
组织框架